<span id="usyai"><blockquote id="usyai"></blockquote></span>
    <legend id="usyai"><i id="usyai"><dfn id="usyai"></dfn></i></legend>
    1. <span id="usyai"><sup id="usyai"></sup></span>
      En

      心存大愛的兒童腫瘤“克星”-復旦兒科醫院腫瘤外科主任董巋然

      2021-08-19

      自2018年起,每年的8月19日被設立為“中國醫師節”,這是經國務院同意設立的衛生與健康工作者的節日,體現了黨和國家對1100多萬衛生與健康工作者的關懷和肯定。同時,“中國醫師節”對于加強醫師職業規范、加強行業自律,更好地改善醫患關系也擁有不可忽視的積極意義。


      愛佑慈善基金會與國家兒童醫學中心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的合作始于2014年,最初從愛佑天使——血液病及實體腫瘤患兒醫療救助項目開始,之后逐漸擴展至先心病及其他大病患兒,截至目前已救助困難家庭大病患兒近500人。除了醫療救助,愛佑也攜手復旦兒科助力行業發展,截至目前已培養來自全國12個省、市的79名醫護人員。


      1.JPG


      作為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黨委副書記,腫瘤外科主任,董巋然親歷了愛佑與復旦兒科在“慈善+醫療”領域的每一次探索與合作,作為小兒腫瘤外科的專家,已從醫20余年的他治愈過無數患兒,但他的辦公室里卻沒有一面感謝他的錦旗。


      患兒家屬不是沒有送過,他也收到過不少,但卻從不愿掛出來。因為董巋然認為,即使被治愈了,患兒的患病和治療經歷對其家庭來說也終歸是一件悲慘的事,而他不愿意將自己的榮譽建立在患者家庭的“悲苦記憶”上。


      2.JPG


      如今,董巋然不僅是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腫瘤外科主任,還身兼醫院的黨委副書記、國家衛生健康委兒童腫瘤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肝膽學組副組長、上海市小兒外科學會副主任委員、中國抗癌協會兒童腫瘤專業組常委,以及上海市腫瘤學會骨與軟組織腫瘤學組委員等等行政和社會職務。但即使工作再繁忙,他也沒有離開過一線,如今其每年的手術量仍維持在300臺左右。


      3.JPG


      董巋然喜歡做手術,甚至周末時間“不是在開會就是在做手術”。他自言,很滿足于現在的生活,因為“有刀開”。一次成功的手術,就能讓他很享受。而這種“饞手術”的心態,是建立在對自己專業的自信,以及悲天憫人的情懷上的。


      規范化治療的先行者


      盡管此前家里人并沒有任何醫學背景,但醫生給人留下的“救死扶傷”、“服務人民”的印象讓董巋然選擇了這個專業。“那時候還是比較理想主義的。”


      本科畢業后,董巋然做了三年的病理學老師,隨后考上了上海醫科大學研究生院的小兒外科系,從此開始專注于這個學科。1999年獲博士學位后,他被分到了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


      4.JPG


      復旦兒科在兒童腫瘤、微創手術等方面在全國都處于非常領先的地位,尤其,這家醫院還是規范化治療的率先嘗試者。早在1990年代初,它就在嘗試這種治療模式。


      以前對于腫瘤,外科醫生的做法通常是完全切除。但這種方式治愈率并不高,一方面腫瘤本身就無法完全根除,另一方面,切除后,腫瘤復發及轉移的風險也較高。特別對于器官本就脆弱的兒童來說,這種傳統方式就更加不適合了。


      5.jpg


      復旦兒科在兒童腫瘤、微創手術等方面在全國都處于非常領先的地位,尤其,這家醫院還是規范化治療的率先嘗試者。早在1990年代初,它就在嘗試這種治療模式。


      以前對于腫瘤,外科醫生的做法通常是完全切除。但這種方式治愈率并不高,一方面腫瘤本身就無法完全根除,另一方面,切除后,腫瘤復發及轉移的風險也較高。特別對于器官本就脆弱的兒童來說,這種傳統方式就更加不適合了。


      6.JPG


      此外,對于規范化治療中的放化療環節,腫瘤科也將其升級為“新輔助化療”,即根據術前術后,以及患者的個人情況有針對性地施行。同時,這一環節會結合多學科,除了董巋然的團隊,他們還會和血液科、護理科、影像科等等科室協作,一起來為患兒定制完整的治療方案。


      如今,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的所有兒童腫瘤病例都在采用規范化治療,而這種“個體化規范化腫瘤治療”也推廣應用至成人領域。


      創新技術急先鋒


      對于成人腫瘤癌癥來說,經過治療,生命得以延長五年、十年甚至幾個月,都可算作不錯的治療效果,但這些數字的多少在兒科醫生眼中卻是遠遠不夠的,他們追求的不僅是讓孩子盡可能地長期存活,而且是一生正常的健康成長生活。


      7.JPG


      為了能實現這點,董巋然和團隊在面對“兇險”案例時,還需要時不時“冒險”采取創新的治療方式。


      2015年,董巋然接診了一個患有肝臟腫瘤的患兒,來治療時,孩子的腫瘤已經很大了。化療后,雖然病情得到了控制,但腫瘤仍不見縮小。最終,董巋然團隊決定對其采取分步肝臟切除的方法,即先把肝臟的腫瘤分開,然后等待剩下沒有被腫瘤侵襲的肝自己增長。九天后,條件成熟后,董巋然為患兒實行了第二次手術,切除了腫瘤。術后,留下來的肝成功存活,其肝功能也逐漸恢復了——這是該方法在國內首次運用到兒童身上。


      8.JPG


      而這次手術還首次應用了由董巋然團隊代表的復旦兒科與青島大學附屬醫院、青島海信醫療設備股份有限公司耗時兩年多研發出的小兒三維可視化醫療設備,其涵蓋計算機輔助手術系統和外科智能顯示系統,只需將病患的原始CT影像數據輸入系統,該設備即可自動建立虛擬立體的3D數字肝臟,并讓醫生清晰觀察到臟器、血管及病變,精確的計算臟器、病變的體積,確定最佳手術切除方案。


      9.JPG


      除了肝巨大腫瘤,這項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的技術還應用到了復雜的連體嬰兒分離手術上——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在這方面也處于領先地位,且是國內連體嬰兒分離手術累計病例最多的醫院,如今兒科醫院已成功實施了9例分離手術。


      此前的連體嬰手術,共用的連體器官多是在分離后分給其中一個嬰兒,另一個嬰兒采取人工手段創造缺失器官的功能,比如膀胱或直腸就采取造瘺的方式,但這仍然會導致功能缺失。而3D技術,因為可以清晰看到器官結構,甚至可以提前實施虛擬手術,讓董巋然團隊越來越有信心采取將連體器官一分為二的方式,經過多次驗證,分離器官在兩個嬰兒體內均能正常運行。


      10.JPG


      小兒三維可視化醫療設備首次應用在連體嬰分離上是在2016年1月。一對來自江西的雙胞胎男嬰,在母親腹中31周時被確認為連體畸形。由于當地無法處理,懷孕中的母親趕到上海待產,以便孩子出生后第一時間救治。


      這對患兒為胸腹聯合,兩兄弟各自有獨立的心臟,但共用一個臍帶,重要的器官肝臟也相連,甚至還有異常的肝內血管相互溝通。不過借助三維技術,可以清晰再現兩人肝內三種六套不同血管的走形和相互溝通的情況,還可以通過3D旋轉畫面掌握整個解剖結構,這就為董巋然團隊從不同角度實行精準肝臟分離、避免血管損傷和出血奠定了基礎。最終,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手術,連體兄弟成功分身,整個過程中,出血量沒超過30毫升。


      11.JPG


      而去年3月,董巋然團隊又利用計算機輔助手術系統以及3D打印技術,成功為一對疫情期間出生的連體姐妹實行了分離。


      這對連體嬰同樣是肝臟相連,姐姐還被確診為復雜先天性心臟病,妹妹雖然心臟正常,但由于姐妹倆之間異常的血管溝通,姐姐在生長發育過程一直“盜取”妹妹的血容量和氧氣,這也導致手術過程中,兩人的血氧、血壓和心率波動劇烈。不過在麻醉和心血管外科的協助下,董巋然還是精準找到并切斷異常血供,沒有出現肝血流阻斷和血管性大出血的情況。


      12.JPG


      值得一提的是,因為特殊的疫情,期間,醫院血液緊缺,為了保障血源,董巋然帶頭報名獻血。受到他的鼓舞,最終,80余名兒科醫護人員接力參加,為告急的血庫注入了“新鮮血液”。

      有溫度的醫院和醫生


      13.JPG


      復旦兒科是國內少數將醫務社會工作部(簡稱“社工部”)放在內部編制里的醫院。復旦兒科社工部從1998年起步,2012年正式成立,經歷了嵌入、介入、融入三個發展階段,目前已形成頗具特色的整合性、進階式醫務社會工作多元合作發展模式,在公益慈善、臨床服務、志愿者管理、健康促進、人文關懷、患者體驗、兒童友好等領域發揮重要作用。社工部目前配備11名專職醫務社工,由1名主任、1名副主任、6名專職醫務社工及3名基金專員組成,同時還有27名臨床醫務社工助理協助。截至2020年底,在醫院黨委領導下,社工部共推動建立88項慈善專項基金,覆蓋全院30余個臨床專業科室,累計募款超過2.6億元,資助貧困患兒上萬人。


      14.JPG


      醫院內還有兩面愛心墻,一面在門診大廳,一面在行政樓,為醫院捐款一定數額的的個人或組織的名稱都會被做成牌匾,懸掛出來以示感謝。


      除了基金支持,復旦兒科對患者的人文關懷還體現在很多項目和細節上。


      15.JPG

      同心圓小家內部環境


      比如 “復旦兒科上海同心圓小家”項目,就是醫院聯合北京同心圓基金會共同發起的患兒家庭住宿項目,項目通過租賃醫院附近的酒店式公寓,為異地就醫的大病患兒家庭提供最長28天的短期住宿,降低患兒治療前后感染的風險,讓遠離家鄉的孩子多一些開心,讓家長多片刻喘息,也讓家人獲得支持共同面對疾病。


      16.JPG


      每年春節前,復旦兒科還會發起“新年穿新衣”這項傳統募捐項目:為留院治療無法回家過年的患兒送上新衣以及新年禮物,對于那些在重癥監護室陪護的患兒家屬,也會提供抱枕毯、熱水杯、暖手寶等貼心物件。


      17.JPG


      禮物之外,兒童友好空間的打造對于患兒及家屬的就醫體驗也很重要。“鎮靜區”“復蘇區”專門繪制了海底世界、綠色森林等具有安撫作用的圖案。醫院里隨處可見一些充滿童趣的可愛涂鴉和彩繪,這也有助于患者放松情緒。


      其實不僅針對患者,復旦兒科還非常重視向社會普及兒童健康知識。從2018年8月底開始,離醫院最近的顧戴路地鐵站內就成了復旦兒科的一個展示空間。


      19.JPG


      這是該醫院一名為“夢想醫學院”的品牌公益項目,由復旦兒科與申通地鐵合作,在地鐵站內打造一個兒童醫學體驗館,由專業醫生、護士和醫學生作為志愿者來給孩子們進行解說,同時有實體模型輔助、線上游戲互動模式,立體式地讓孩子體驗醫療程序,了解醫學科普知識。


      20.JPG


      而腫瘤外科也有一個名為“陽光小勇士”的患者俱樂部,會定期舉辦一些講座以及醫患之間的聯誼活動。


      董巋然就是這個俱樂部的“常客”。別看他平時總是不茍言笑、一臉嚴肅的樣子,但每次在俱樂部為家長科普時,總會充滿感情,每次發言總是不自覺握緊拳頭為患者鼓氣。


      21.JPG


      而復旦兒科的年輕同事們會親切地稱呼董巋然為“董伯伯(baibai)”。在他們眼中,董巋然非常平易近人,絲毫沒有架子,腫瘤外科也沒有什么嚴格的等級制度,甚至“董伯伯還非常好說話,有求必應”。


      這位“大專家”平時也會刷視頻,遇到歐洲杯,還會熬夜看球。“你知道嗎?董伯伯還會彈琴!”年輕同事已經一臉崇拜了。


      22.JPG


      不過,被別人評價為“有才華沒架子的大專家”的董巋然,對于評價自己卻無法說出一個詞來。“我不評價自己,我覺得我能做一點事情就不錯了。”他一臉為難,這與其結束采訪后,如釋重負般地吐出一句:“那我就去開刀了”時迫不及待的表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醫者仁心

      本期人物特寫

      1.JPG


      董巋然


      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黨委副書記,腫瘤外科主任。國家衛生健康委兒童腫瘤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中華醫學會小兒外科學會委員、肝膽學組副組長,上海市小兒外科學會副主任委員,中國抗癌協會兒童腫瘤專業組常委,上海市腫瘤學會骨與軟組織腫瘤學組委員,亞太小兒外科學會(PAPS)會員,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內鏡診療技術規范化應用小兒外科項目專家組成員,上海市級醫院肉瘤臨床診治中心(SSCC)專家委員會委員,太平洋小兒外科醫師協會(PAPS)會員,國際小兒內鏡微創協會(IPEG)會員,《中華小兒外科雜志》編委,《臨床小兒外科雜志》通信編委。


      曾先后于香港中文大學威爾士親王醫院、美國Johns Hopkins 醫院、美國Cincinnati兒童醫院進修。主攻兒童胚胎性惡性腫瘤的規范化綜合治療和手術,擅長神經母細胞瘤、肝母細胞瘤、腎母細胞瘤和各類軟組織腫瘤的診治。開展小兒外科各類腹腔鏡手術,對于膽總管囊腫、腹部腫瘤、食道閉鎖和重癥膈疝等的微創手術治療有豐富經驗。2015年獲得國家婦幼健康科技進步獎三等獎,2016年獲得上海市醫學科技獎二等獎,2017年獲中華醫學科技獎三等獎,多年來承擔國家自然科學基金、上海市自然科學基金、上海市衛計委課題等多項課題研究,參與國家十二五科研項目等國家級研究,是教育部重點學科建設和上海市疑難重癥診治中心建設等多項學科建設項目主要成員。發表學術論文近40余篇,其中10余篇為SCI論文。


      久久人人做人人玩人人妻精品
        <span id="usyai"><blockquote id="usyai"></blockquote></span>
        <legend id="usyai"><i id="usyai"><dfn id="usyai"></dfn></i></legend>
        1. <span id="usyai"><sup id="usyai"></sup></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