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usyai"><blockquote id="usyai"></blockquote></span>
    <legend id="usyai"><i id="usyai"><dfn id="usyai"></dfn></i></legend>
    1. <span id="usyai"><sup id="usyai"></sup></span>
      En

      醫者仁心 | “拼”出來的醫界“湘軍”-湖南省兒童醫院心胸外科主任黃鵬

      2021-08-20

      8月19日是“中國醫師節”。中國醫師節是經國務院同意設立的衛生與健康工作者的節日,體現了黨和國家對1100多萬衛生與健康工作者的關懷和肯定。同時,“中國醫師節”對于加強醫師職業規范、加強行業自律,更好地改善醫患關系也擁有不可忽視的積極意義。


      2014年至今,愛佑慈善基金會攜手湖南省兒童醫院,共同救助困難家庭大病患兒。截至目前,雙方已幫助近1,500余名大病患兒完成手術,其中超過900人,都是先心病患兒。


      黃鵬是湖南省兒童醫院心胸外科主任,主任醫師,他作為負責人成立的湖南省兒童心臟中心、湖南省先天性心臟病防治辦公室的,兒童心臟病救治能力處于國內先進水平。


      1.JPG


      2014年,因為前任主任退休,通過公開競聘,黃鵬當上了湖南省兒童醫院心胸外科的主任,那一年,他只有34歲。


      2.JPG


      和他一樣年輕的,是他所接手的湖南省兒童醫院心胸外科這個科室,當時,她剛剛建立21年——當然,湖南省兒童醫院本身也是家年輕醫院,至今歷史也不過30年。


      黃鵬剛來湖南省兒童醫院心胸外科時,一年只有200多例手術,且以簡單先心病為主。如今,他們一年要做700例左右手術,且病種齊全、病人類型多樣——黃鵬的團隊接手的最小病人才出生不超過一天,最輕的體重只有1.8公斤。“我們不挑病人的年齡,也不挑病種。”


      3.JPG

      黃鵬的老家在湖南株洲下設的一個縣,那里的標志物是一尊鐵犀牛。“我們那里的人情商好像都有點低,很直,只知道埋頭苦干,也比較拼。”黃鵬笑言。

      而這樣的特質也被他帶到了“年輕”的心胸外科——“我們沒有輩分,只能勤奮。”在黃鵬心目中,心胸外科近年的目標是要做到“湖南領先,國內一流”。


      “魔鬼”


      4.JPG


      黃鵬畢業于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是不折不扣的“師出名門”——要知道,湘雅醫院可是一座擁有超過百年歷史的老牌醫院。

      然而碩士畢業后,機緣巧合下,黃鵬卻來到了湖南省兒童醫院。他坦承,因為之前從未接觸過兒科以及兒科心胸病中最常見的先心病,最初,他很迷茫。


      5.jpg

      前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院長劉錦紛


      雖然是比較年輕的科室,但心胸外科是湖南省兒童醫院非常重視的科室,不僅在內部著力培養黃鵬這樣的人才,還請來了前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院長劉錦紛等專家幫助建設這個團隊。這也讓黃鵬和團隊迅速成長起來。


      2013年,仍深感自己專業水平不足的黃鵬又來到廣東省人民醫院進修,這半年,讓黃鵬學到了很多,他自言,這是他過得最充實的半年。如今,黃鵬每天七點半就來到醫院,比全院規定時間提前半個小時——這就是他在進修那段時間里養成的習慣。


      6.JPG


      如今,已能獨立運作的心胸外科接手的病例中,50%是5公斤以內的小嬰兒,??復雜先心的比例達到30%至40%,而死亡率不超過1%——這在全國,都是一個非常令人矚目的成績。


      7.JPG


      作為處女座,黃鵬將此歸功于“細節”,可以說,他甚至到了事無巨細的地步。比如,如果患兒術后引流較多,常規的做法是先去檢查下凝血功能,或者考慮用藥緩解,但黃鵬要求團隊,在患兒送去檢查的同時,就要準備好開胸包,要和血庫提前打招呼,要去評估超聲,以及當天有沒有比較有經驗的外科醫生坐鎮等等。“但凡有一項沒做到,對病人來說就是風險。”黃鵬說,“雖然我們這些準備都是為了應對小概率事件,但如果小概率事件疊加的話,后果就非常嚴重。”


      “小兒心臟外科醫生,是需要婆婆媽媽一點的。”黃鵬一本正經地說。


      8.JPG


      這從病房的器材上也能看出。比如成人的輸液瓶容量一般是大瓶250毫升,小瓶100毫升,而心胸外科病房的輸液容器上的刻度可以低至0.5毫升。尿袋也是如此,其特制的尿袋刻度從1毫升起——但對于只有幾公斤的小嬰兒來說,即使1毫升的尿量也需要耗費不少時間。為了隨時了解病人的情況,盯著尿袋數滴數成了黃鵬團隊的醫生日常工作之一。“可以一邊玩手機一邊數,也是一種休息。”黃鵬語氣聽起來隨意輕松,看來,平時也沒少采取如此的“放松”方式。


      9.JPG


      因為制定了這些“條條框框”,且嚴格執行,黃鵬因此也得了個“魔鬼”的稱號。如今,這些看似“多余”的規定已形成了機制,這也給了黃鵬的團隊信心,他們會傲嬌地說,要在他們手里死人,可是一件比較難的事情。


      10.JPG


      被黃鵬戲稱為以“小米+步槍”起步的湖南兒童醫院心胸外科,繼2019年后,最近再次獲得了國家青年文明號的榮譽,而他們在本省的“競爭對手”就是大名鼎鼎的湘雅醫院。為了籌備演講,頭一天,黃鵬在家里念稿念到凌晨1點,第二天早上六點又起床練習。當然,改稿子的過程中,他也把醫院對接的行政同事苦苦“折磨”了一番——自然,黃鵬“魔鬼”的稱號也沒少被提及。


      “紙老虎”


      14.JPG


      其實,黃鵬的“魔鬼”手段更多時候還是用在了自己身上。當上主任頭三年,黃鵬凡事親力親為,不僅會承擔大量復雜手術,手術中切皮、縫皮這些環節也都會自己動手。在黃鵬看來,那段時間,雖然過得很累,但不僅收獲很多,還享受到了與大家并肩作戰的成就感。


      而定了不少專業上“條條框框”的黃鵬,在“等級”上則不太講規矩。即使已經做了科主任,職稱達到了正高,但直到今天,他不僅仍在一線做手術、出門診,還經常親自干一些導尿、消毒的基礎工作。

      15.JPG

      自稱“暴脾氣”、看到團隊沒達到他的要求就會“張口罵人”的黃鵬笑言,如果是他錯了,他“道歉也會是無底線”的,“當著50多人的面也無所謂”,“所以我的團隊也說我是‘紙老虎’。”


      其實,說起這個平均年齡只有33歲的團隊,黃鵬更多時候會稱他們為“兄弟”。而黃鵬也真如一個兄長一般,諸如買車買房,婚戀等私事,團隊成員都會來爭取他的意見。“這也讓我覺得挺窩心的,這說明,在他們眼中,我是值得他們依靠的。”


      如今,有什么榮譽或光環,黃鵬盡量都會將團隊成員推在前面。“這也是對他們的鍛煉。”黃鵬開玩笑地說,“如果哪天我們這個團隊上新聞了,出鏡的一定是我們之中最年輕的那個。”“他是88年的,發際線現在已經很高了。”這位“兄長”最后也不忘揶揄一下“小弟”。


      16.JPG


      而去年,對這個年輕團隊最大的考驗就是新冠疫情。在疫情還未引起足夠重視時,一貫秉持著未雨綢繆和防微杜漸的黃鵬早早就為科室囤了3萬元的口罩,這一被其他科室評價為“財大氣粗”的舉動,也讓他們得以在疫情期間能依舊如常運轉。


      20.JPG


      當疫情真正嚴重時,這支年輕的團隊則展現出了強大的凝聚力和深厚的兄弟情。


      當時,所有醫生都會抽簽決定抗擊疫情的一線醫生。作為兒童新冠患者的對接醫院,湖南省兒童醫院也不例外。抽簽時,黃鵬抽到了1號簽,這意味著他將是首批一線醫生。而黃鵬的妻子也是一名醫生,她就職的醫院,疫情期間是湖南省所有新冠肺炎患者的主要對接醫院,作為骨干醫生,上一線的幾率更大。但如果兩人都去了,就無人照看家庭——要知道,黃鵬有兩個女兒,大女兒上初二,而小女兒剛剛兩歲。“作為主任,我應該身先士卒,但畢竟是普通人,面對這種情況,我還是有點懵。”黃鵬甚至已經向自己的大女兒提出了“如果爸爸媽媽都掛了,你怎么辦”這種極端而殘酷的問題了。


      21.JPG


      最終,黃鵬反復思考之下,還是決定上抗疫一線,就在這時他的副手,也是他多年的好兄弟主動提出要頂替他第一批去一線,這讓黃鵬非常動容,盡管作為帶領整個團隊的“頭狼”,他必須也要考量整個科室的存續發展,但他還是跟對方說:“這樣,如果你先做第一批第一個(一線醫生),那我做第二批的第一個!”


      采訪過程中,黃鵬無數次表達了對自己團隊的驕傲,也感謝團隊對他的包容。


      “泥石流”


      對黃鵬來說,要感謝的當然還有他的家人。


      23.JPG


      黃鵬妻子懷二胎時已是高齡產婦,且還經歷過一次胎停,所以再次懷孕時非常謹慎。有一次身體不適,為了不影響黃鵬的工作和休息,妻子早上四點一人起床獨自去看了急診、輸液保胎,黃鵬直到事后才知道。而一直許諾今年帶家人旅游的黃鵬,因為工作,已經退了四次機票了,至今還沒有兌現這個承諾。


      不僅是自己,黃鵬也給自己的團隊定下了一個奇怪的考核標準:不加班。在黃鵬看來,這不僅是為了讓他們有時間陪家人吃晚飯,能做到不加班,還意味著已經對自己一天的工作很放心了。


      24.JPG


      旅游是黃鵬的一大愛好,但他只會和家人或至交旅游,出差時也從來不逛景點。他還盡量避免各種應酬,“我覺得喝酒會誤事,況且,我酒量非常差,又過敏。”他將這些稱之為“無效社交”。“我覺得干心外科的,可能是需要有情懷一點,悶騷一點,技術宅一點的。”“好聽點,這可能叫一股清流,說不好聽,就是泥石流!”他笑著自嘲道。

      這種“不近人情”還體現在他處理醫患關系上。


      25.JPG


      醫院病房修繕時,黃鵬特意設置了一個先進的“談話間”,供醫生和患者家屬討論病情。黃鵬表示,他會充分溝通,讓家屬理解對他們最好的方案是什么,而這個過程,他也會在事先告知家屬的情況下全程錄音錄像。“這既能保證病人的權利,也能保證醫生的權利。”此外,他還堅持在手術費上不打一絲折扣,因為這是體現醫生技術水平和勞動價值的地方。


      但另一方面,黃鵬也會和家屬聊家常,了解病人的家庭情況,尤其是收入。


      26.JPG


      上任以來,“滿世界找基金”已成為黃鵬的一項重要工作,他要通過基金會,為患者家庭減輕經濟負擔。如今,黃鵬的科室已經和愛佑慈善基金會、李家杰基金會等五六個機構建立了合作,每年的基金規模達到1000萬元,年?救助病患量達到??500例以上。


      27.JPG


      黃鵬說,他通常會站在一個外科醫生而不是科主任的角度處理問題,而作為醫生,就要永遠將病人利益放在第一位。


      對于自我評價,黃鵬給出了兩個詞:比較自律以及比較善良。他經常跟兩個女兒說,將來要努力成為有能力幫助別人的人,工作生活之余投身到公益慈善事業中去,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28.JPG


      有了女兒后的黃鵬,被同事評價為溫柔了許多,他說自己越來越喜歡小朋友了,將來還要幫兩個女兒帶他們的子女——如今,雖然仍會時刻居安思危,但他對于自己的工作上已沒有了任何迷茫。因為他知道,醫生這條路便是他的心安之處。


      醫者仁心

      本期人物特寫

      29.JPG

      黃鵬


      湖南省兒童醫院心胸外科主任,主任醫師。中華醫學會胸心血管外科學分會青年委員,中華醫學會小兒外科分會心臟學組/普胸學組委員,湖南省胸心血管外科專業委員會常委,湖南省胸外科專業委員會委員,湖南省小兒外科質控委員會委員。


      承擔多項省、廳級課題,參與2項國家重點研發計劃項目,多次獲得湖南省省科技進步獎、醫學科技獎,發表SCI等論文20余篇。作為負責人成立湖南省兒童心臟中心,湖南省先天性心臟病防治辦公室,兒童心臟病救治能力處于國內先進水平。多次圓滿完成援藏、扶貧等先心病救治任務。


      久久人人做人人玩人人妻精品
        <span id="usyai"><blockquote id="usyai"></blockquote></span>
        <legend id="usyai"><i id="usyai"><dfn id="usyai"></dfn></i></legend>
        1. <span id="usyai"><sup id="usyai"></sup></span>